www.4242.com

栏目导航

成果展示

当前位置:主页 > 学生园地 > 成果展示 >

花开

时间:?2014-04-09 21:21??来源:www.4242.com 作者:?黄麓师范 ??点击:?

www.4242.com 2011级(2)班  费培林
(一)
她是新转来的学生,原先的那个学校呆不下去了。
老师请她站在讲台上做自我介绍,她低眉顺眼的笑笑,走上了讲台。
“大家好,我是新转来的魏紫。”
她撩了下头发,很害羞很低调的样子,较好的面容泛着粉红。
同班的男生开始起哄,要她多说一点,老师厉声制止,却见没有什么成效,毕竟,这个学校的学生出了名的难管,她却只笑着摆了摆手,婉拒了。
几乎是立刻的,老师对这个不骄不躁的小姑娘产生了好感。
“老师,我下去了?”小姑娘依旧一副温和的样子,好像丝毫没有被浮躁之气所染,老师看得心里欢喜,便准她下去了。
小姑娘人缘很好,难得同班的女生也出奇的喜欢她,男生看她脸皮薄,不像同班其他女生那样,便喜欢逗她玩,开的都是一些无足轻重的玩笑。
对于新同学的热情,她温柔地抿抿嘴,笑纳了。
很快她的美名传遍了全校,她的名字开始流转在老师口中好学生的名单里,却似乎没有人提及她为什么会转学。
谁知道呢,她为什么会转学。
谁关心呢,只要她成绩好,性格乖巧,谁会管这闲事呢。
 
(二)
在魏紫转来的第五个星期后,学校来了一位刚毕业的新老师,姓高,教的是数学,拥有一双非常大又清澈异常的眼睛,恰巧,魏紫班上的班主任退休了,学校安排了高老师来带她们班。
高老师为人很好,健谈诙谐又不会偏爱哪一个学生,“一碗水”端得很平,几乎每个同学都很喜欢他。
只是除了魏紫。
魏紫的成绩在班里是拔尖的,只除了数学。表现平平,成绩不高不低,既没有能让人表扬的地方,也没有能让人批评的错处。上一位数学老师让她回答问题,她也只是很乖巧的站起来,端着嘴角温和的笑,却不回答问题,老师若是问的狠了,她也只是眯着眸子却冷了面容的摇头,撩起额角的碎发,很小声很小声的说声“不会”。
是真的不会。
魏紫上数学课的时候,基本是神游天外,别人看起来却感觉很认真。
这新来的数学老师却是很不同,他看着班级的成绩表,紧蹙眉头。
“这女孩子偏科的狠了”。他看着魏紫心里想。
这样想着,便有意帮她把成绩搞上来,也照样做了,却不知道魏紫丝毫不领他的情。
魏紫的心里,对数学老师有一种执念,觉得数学老师都不是好东西,特别是原来那个学校的数学老师。
魏紫还没转学之前,教她数学的是一个中年肥胖的女人,每次喊人回答问题,脚步永远只停在前三排。
每次数学老师走下讲台的时候,魏紫就会趴在桌子上心里默数着数序老师的脚步。
“一,二,三。”果然又停下了,然后那踩着高跟鞋“啪嗒”“啪嗒”的走回讲台。
魏紫在心里冷笑。
还有一次,中午吃完饭的魏紫在操场散步难得好心情,转了一圈又一圈也不会觉得乏味。
却忽然看见看台那边,肥胖的中年女教师笑的志得意满,脸上的肥肉都挤在了一起,而她的对面,是魏紫班上顶有钱的那同学的妈妈——上次开家长会的时候魏紫见过她,当时只觉得同学妈妈养尊处优又珠光宝气的手真好看。现在这只手捏着厚厚厚厚的一沓红色的纸币,谄笑着塞给了面前肥胖的女人。
哦,好像前段时间考试的时候那同学作弊正好被那肥胖的女人抓住。
那天,魏紫觉得三四月里早春的日头竟也这样毒辣。晒的她从心底都起了一层薄汗。
好心情一去不回。她真丑。
她转身就跑远了。
而现在的这个数学老师……
“魏紫,请你回答这一题。”高老师皱着眉头看着不知道走神了多久的小姑娘。
魏紫也皱皱眉,撩了下眼角的头发,站起来。
反正是打定主意不说话的。
她心里是这样想的,也这样做了。高老师指着黑板问题的手都僵了,她也只是温温和和的看着他,到时不笑了,严眼里的嘲讽却能把人逼疯。高老师问了好几句,魏紫都不答他,反而不愠不火的盯着他看,纵然修养再好,也经不住她这样的眼神。
“放学以后来办公室。”高老师心里暗自权衡,觉得还是单独找她谈谈比较好,这样漂亮又不假辞色的女孩子一般不都是很怕老师当众给自己难堪的么?
而本来已经在等着难堪嘲讽的魏紫,却突然不适应,恍惚了心神,不安的撩了撩头发,歪着头应下了,便坐下来。
这副乖巧的样子果然很讨老师的喜欢,高老师看魏紫这么听话,心里就高兴了很多忘我的讲起自己的课来,浑然忘了刚刚可不就是这个小姑娘把自己气的呼吸都滞了几秒。
魏紫拧起眼角瞄了瞄讲台上意气风发的高老师,觉得事情有点不顺轨道发展的感觉。
 
(三)
她想起十一二岁的时候,那时候魏紫,只是一个单纯内向的小女孩,因为父母工作忙,所以所以把她丢给了祖母,祖母待她非常好,魏紫也便觉得没什么不好。
祖母家住在偏远的小农村。
魏紫跟村里的小伙伴处的很好,便更没觉得父母不要她是件坏事情。
她觉得村里孩子很好啊,很乖啊。
有一天午睡醒的晚了,出门的时候,路上没遇见一个娃娃。魏紫一边四处奔跑寻找他们,一边呼喊他们的名字。
“哎!魏紫!在这儿!”
一个脏得已经看不出原样的小男孩,龇牙看着她笑。
她很开心的大笑,走过来。
才发现原来不见了的小伙伴全部都在这里,他们蹲着,围成一团,笑嘻嘻的谈论什么。
一个小女孩看见魏紫过来了,眼睛一眯,用脏兮兮的手去拉她的手,她也不避,很开心的任她拉着手,蹲下来。这才看见他们一直在笑着的谈资——地上码着两三块砖头,摆的很规整,中间留了空心的部分,模拟了炉灶的形状。此时火已经烧起来了,砖头上方放了一块铁板,而那薄薄的一层铁板上面,搁着的竟然是几只虫子。
被拔了翅膀,拔了腿,不能逃走,只能活生生的被煎熬的叫不出名字的小虫。
魏紫觉得自己眼睛都红了,刚刚还觉得可爱非常的朋友们,现在只觉得恶心,她真的气得眼睛都红了。
却没有哭。
因为不知道有什么好哭。
她剧烈的站起身来,挣脱旁边小女孩脏兮兮的手,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却只会对他们一个劲的尖利的喊“——我们绝交!我们绝交!”
那时候的孩子多么单纯,这句话又多么伤人。
那一群小孩子都没见过她那么激动的样子,不知如何是好,转身全跑了,只有那个拉她手的小女孩,扬起手试图去拉她的手,却被她甩开,冷眉冷眼的对她说“你给我滚”。
小女孩立刻就红了眼眶,向着家的方向跑开了。
魏紫一时手足无措,站在原地呆了一会,也走开了。
过了一会儿。
又折了回来。
一脚踢翻了还在燃烧的“砖炉”。
她觉得那味道很刺鼻。
可以一直铭记着到了今天。她觉得人都很坏,没有好人,自己也是。那味道真恶心,她一直这样提醒自己。
 
(四)
下学后,魏紫摆弄了自己的书包,又摸了摸桌子上的书,最后避无可避才磨磨蹭蹭的走进高老师的办公室。
高老师正满头是汗的在给某学生家长打电话。
毕竟是刚踏出校门的大学生,经验少的可怜,给家长打电话的时候,脑门上还在冒汗。
魏紫站在办公室的门口,敲了敲门,他竟然没有听见。
她撇了撇嘴,干脆就站在门口等高老师打完电话。
这个电话打的很长,魏紫倚着门板的那半边身子都麻了,高老师才挂了电话,深吐出一口气,转身后又被靠在门口的魏紫吓了一跳。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有事?”高老师的表情很困惑,她一愣,等了这么久脾气又上来了,冷哼了一声,转身就准备走了。却见这边高老师猛的一拍额头,叫住了正在气头上的小姑娘,“魏紫同学,真对不起,老师给忙忘了”,高老师挠头,很腼腆的样子,又指了指椅子,“你坐”。
魏紫笑笑,也不推辞,毫不客气的坐下了,心头的怒火并没有熄灭,高老师自然不会同她计较,抽出一本数学资料题又抽出一份成绩单,指着当中那栏数学分数开门见山的说:“数学成绩这么不好,怎么上课还不认真听呢?”
高老师感觉很奇怪,魏紫显然就是一个很聪明的学生,别的科目成绩非凡,在老师面前面面俱到,处事圆滑,哪个老师不是对她赞不绝口,可他走马上任的时候,上一个退休的老教师特意跟他提了魏紫,说希望他多提点。
现在他是提点了,可面前这个小姑娘明显就不当一回事。他就不明白,这么机灵的学生,怎么会这么讨厌数学。
魏紫看着面前的老师,只觉得匪夷所思。
愣了好久才呆呆的问一句:“老师,你不是来骂我的么。”高老师一听这话,眉头皱得死紧,心里想:“这谁家孩子啊,说话真气人。”
却又一副没好气的对那小姑娘说:“骂你干什么,谁让你偏科那么严重啊!不是挺聪明一孩子吗……”
魏紫看着高老师,只觉得这种感觉真新鲜,还有一种很莫名的复杂,眼眶都红了。
小时候的魏紫,跟父母分开,没爹疼,没娘爱,性子内向的可怕。幸亏有祖母,愿意在她哭的时候给她擦眼泪;愿意在她跌倒的时候,把她扶起来,拍拍她衣裳上的尘土,很温柔很温柔的对她说,“我们小魏紫不哭”;愿意在她课业不懂得时候,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给她讲解;愿意在她被村里孩子孤立排斥的时候,牵着她的手,一步一步颠簸的恳请孩子的父母,只是为了让她能玩的开心。也只有她愿意了。只因为温暖的可贵,才会更加铭记于心永生难忘。
可惜祖母去世的早。
魏紫看着年轻的高老师,只觉得这感觉真奇怪。
高老师把魏紫叫过来,只是想知道这个学生的情况,顺便给她恶补她相对于其他成绩差得要命的数学,没想到这个女孩子反应这么大,眼红的跟只兔子一样。
高老师心里慌得不得了,偏偏还得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来,心里都快怄死了。一阵好说歹说,那小姑娘才吸了吸发红的鼻子,算是息事宁人。
他长长的叹口气,只想说现在的小孩子果然都不是闹着玩儿的。抬头看着窗外,发现天斗雾蒙蒙的快黑了,刚准备让魏紫赶快回宿舍,五脏庙倒先闹腾了。声响很大。魏紫也听到了。高老师红着脸都不好意思看她,好容易鼓起勇气,却见她一脸不情不愿却还是慢腾腾的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包裹的很严实的糖果,她皱眉撕开了包装袋,非常心疼的掰了一小块递到他面前。
他僵着手一时不知道是接还是不接。
那小姑娘又摆了摆手里的糖果,他才知道伸手去拿,接过来放到嘴里,才发现是一块夹心的黑巧克力。
魏紫见他塞进嘴里,才松了眉头,却仍是不减心疼的小心翼翼包裹好剩下的巧克力。边收拾自己的东西边跟高老师告别。
高老师自然是忙不迭的说好。
 
(五)
魏紫轻手轻脚的走回宿舍,却看见同宿舍的另外一个姑娘鬼鬼祟祟不知道在做什么。
那女孩叫方云,魏紫非常的不喜欢她。
因为这个小姑娘做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喜欢在人背后讲坏话,又恰巧被魏紫撞到无数次。
真巧,连这次手脚不干净都被撞见了。
魏紫看见方云在翻自己和宿舍另外一个女生的包。胆子还真不小。
她微微眯了眯眼睛,故意发出了声响吓走了方云。
夜晚。魏紫很干脆的从床上爬起来,拿起自己的手表和另一个女生的钱塞到了方云的枕头下,那块手表是魏紫爸爸送的,可惜父女关系并不亲昵,魏紫从来没有戴过,倒是有次叫方云看见了,从此眼馋的很。
她撩了撩头发,满足的窝进了被窝。
她的世界从来就是这样,非黑即白。方云手脚不干净,她就把她赶出去,即使她什么也没做。
第二天的早晨,阳光明媚的不可思议,那姑娘很快就发现自己的钱不见了,于是魏紫便也“惊恐”的叫了一声。
“呀!我的手表也不见了!”
大家都对方云曾经垂涎魏紫手表的事情知道的很清楚,几乎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方云。
方云理直气壮:“你们有病吧!我为什么要偷你们东西!”
“可是只有你的东西没丢啊,要真是外贼为什么只偷我们的东西!”
方云也觉得奇怪,可是自己明明还没来得及动手啊,便振振有词的指着墙角的一堆行李说:“你们随便找!找不到我就告老师去!”
那个姑娘显然也不敢真搜,毕竟一旦动手了,事情闹大了就不好收尾了。
却见一直沉默的魏紫慢慢走过去,漫不经心的翻了几样东西,然后回头朝方云一笑,就在方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魏紫径直走向了自己的床铺,一气呵成的掀了枕头。
寂静无声。
还是魏紫轻飘飘的声音:“啊!真的在这里呢。”仿佛没有一丝讶异,方云已经愣在了那里,另外的那女生冲进去拿了自己的钱,指着方云的鼻子骂了一些不堪入目的话。
方云看着站在她身后的魏紫,她始终没有说话,沉默,只是撩了撩头发,甚至还对她笑了笑。方云觉得她真可怕。比小时候看的电视上的女鬼还可怕。她一遍一遍徒劳的解释自己没偷,可是由于之前的贪念总是很心虚,那个女生更坚持,“不是你拿的难道它长腿了么?”
这件事闹到最后,学校把方云开除了。
败坏学校校风的学生他们不能要。
因为发生在高老师的班上,高老师也连带着需要向学校递交一份检讨,但这件事永远也不会再有人知道真相了,因为连方云自己都不知道,那“长了腿的钱”怎么去的她的枕头下面。
 
(六)
不久,就到了家长会。
魏紫的爸爸来了学校,给她带了不少好东西,魏紫连眼皮都没抬。高老师有点好奇,打算家长会结束的时候寻魏紫的父亲问一问。
魏紫很聪明,成绩的事情不用人操心,唯独除了数学,可这“唯独”任何人操心都没用。看的出来魏紫的父亲有喜有愁,还没等到高老师找他谈话,他倒自己找来了。
几番寒暄,魏紫父亲就直奔主题,问魏紫的数学成绩,高老师想了想上课是无精打采的女生,勉强的笑了笑。
魏父叹气。
高老师正好趁这个机会询问魏紫转学的事情。
孰料这一问魏父的脸色更加难看,开口说道,“魏紫在原来学校不听话啊,”他顿了顿,接着说,“她把人家数学老师给打了啊!到底什么情况魏紫她也不肯给我讲,那个学校的一面之词我有不愿意相信。我只能告诉你,高老师,魏紫是被开除的!”
直到把魏父送走,高老师还像游移在梦里。
那么乖巧的学生竟然会打人。
傍晚,魏紫照常来他办公室补课,恭恭敬敬的敲门,脆生生的叫了声老师好。
高老师更疑惑了。
他让魏紫坐下,直接问她:“为什么打你以前的数学老师?”
她一点也不讶异,“是我爸跟你讲的?”
“你就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就行!”他一点也不想跟她啰嗦。
魏紫看着他,也不打算隐瞒,就给他讲起来。
当年的那个数学老师不仅仅只收钱这么恶劣,在被她撞见那老师收钱之前,又一次上数学课,她晃了神没听课,只拿了小时候祖母用草给她编的一个小玩意儿把玩,数学老师却冲过来夺去了她手里的东西,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那胖女人脸上闪烁的可不就是丑陋的鄙夷,那一次魏紫也知道是自己不对,便忍住了。
可那胖女人越发的得寸进尺了。
她一直知道他不是很喜欢她,所以才会一次次的刁难她。
那一次上数学课的时候,老师让她上黑板演算一道题目,她自然诚实的说不会,没想到那女人就趁机说她是猪脑子。
她气得都笑了。
硬是一步一步走上了讲台,看着陌生的公式,比对着书本一知半解的例题,把那题目解了出来。不过是花了半堂课。可惜那女人还是喋喋不休。她想人是有傲气的。她放下了手中的粉笔,拿起了粉笔擦。用粉笔擦锋利的金属边缘对准了胖女人。狠狠地砸过去!
很准。
胖女人的额头破了一个大口子,血呼啦呼啦的流了满脸。她松了一口气,很高兴,畅快的笑了。
“故事讲完了。”她笑,所有的都说了,包括方云,毫无保留。
高老师的眼神很复杂,走过来,轻声的对她说:“你跟我来。”她就很乖的跟在他身后,不远也不近。
他先领她去了方云家。
她几乎是震惊的,不晓得能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她所看见的。
家徒四壁。很微薄的词。
可是却因为她,方云不能上学了,这一带的学校不会有人要她了,毕竟是“偷窃”。
高老师没说什么,又领她去了老校长的家。高老师对老校长很尊敬,却一点也不怕他,很自若的聊天。
老校长也有问到她,高老师只是介绍——
这是我的学生。
她便弯了眼,毕恭毕敬的叫声老师好。不管是校长还是主任,他们也都是老师。
老校长也笑,衣服很和善很好相处的样子。
出了门,高老师才跟她讲话:“魏紫,这老校长是我小时候的数学老师,我小时候跟你比也差不了多少,多亏了他,但是现在不也是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么!”
“小丫头,方云还小,你这次不追究她了她一定不会再犯,因为她尝到了那种可怕的滋味。”
“老校长一生的积蓄都捐给偏远山区了,这个社会上像你那老师那样的人和像老校长一样的人都不多。”
“人都是自私的,教师也不例外。”
“不过教师要是当不好,会害了很多人,你就是被那‘胖女人’害了。”
“不过那样的人真的不多。真的不多。”
她抬头看着他,他那么高,眼神那么真挚。
她低下头,眼圈又红了。
隔天,魏紫在班上给方云道了歉,说是自己一时的恶作剧。深深地鞠躬,深深地对不起。
第三天,高老师亲自领回来方云。
这是第四天。
第四天的早上,学校里花大价钱买的牡丹花开了第一枝。
那牡丹花的品种极珍贵,牡丹之王,唤做魏紫。
 
 
 
校团委 语文组 联合推荐
2014-4-9



  •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滨湖新区黄麓镇
    学校电话:0551-82185876
    招生电话:0551-82185868
    邮编:238079

返回原图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